奇迹小说
首页
书库
排行榜
作家福利
登 录作家专区

三十六路盗门

三十六路盗门

三十六路盗门

作者: 蛤蟆吵湾
连载中灵异鬼怪悬疑灵异

139.45万 字   |59人 正在读

最新章节:第145章 鲛人海陆分疆碑30|更新时间:2024-07-22 00:33:58

作品简介
目录 (644章)

一场诡异的闹鬼事件,令小县城中学陷入恐慌,却只是一个暗三门神偷用了一手妖风摄物术在偷东西,我泼了那神偷一胳膊硫酸,阴差阳错间成了他的徒弟,传了我两套绝学《布兜经》和《率鼠法》,不久后我成了贼道四大神偷之首,匪号:夜天王。 广兰河发大水,是我从船一样大的鲶鱼须子底下偷出一枚老鼋蛋,引着老鼋入海,解了水患,在东北赤松林子里偷过被山妖掳去的孩子,在西山堰二马桥,偷过被鬼俯身的人,窃得一柄邪灵伞一枚求雨钱还有一张烈火斜纹布,撑起邪灵伞来,人就会消失不见,求雨钱仍在空中喊“天玄主物”,天就会下雨,用烈火斜纹布擦拭任何东西都会起火……

第1章 县城中学妖风事件1

我这一生所从事的行业很不光彩,是个小偷!

但有句话叫行行出状元,我把偷窃技术练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,被南七北六十三省同行尊了一个匪号,叫“夜天王。”

位列当年贼道四大神偷之首。

我的偷技有多邪乎呢?

在街上,有人牵一条狗跟我擦肩而过,我能从狗身上偷一根肋骨出来,狗和主人都不能觉查,直到走出几十米狗才能觉出疼来,扑地就倒。

这里头有对指刀的精准把控,有麻药技艺,有止血秘方,有贼步……涉及好几门学问。

没错!要想偷的神乎其神,是一门大学问,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,民间有高人!

如今我已年近花甲,坐拥一个集团公司,金盆洗手很多年了,但我一闭上眼,当年做过的那些大事就会萦绕在眼前,可能有人要问,一个为人所不齿的小偷,能做什么大事?

其实,偷技到了化境,可以做些匪夷所思的事儿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广兰河发了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,下游连着三个大型水库,一旦失控,十几万村民受淹。

尤其最凶险的一段,河堤防不住,不论怎么加固都会漏水,最后防汛指挥部请了位近百岁的前清老河工来,老河工一看水花,说有头老鼋在拱堤。

指挥部辗转请了我去,我三下老鼋巢,探知水底有十二头和船一样大的巨型鲶鱼给老鼋看护着一枚卵,我在鲶鱼须子底下,偷出老鼋蛋,引着老鼋入了海,这才解了水患。

有一年在东北的赤松林子里,一头獠牙二尺多长,体重七百多斤的“山姥”在洞穴里熟睡,我在它腥臭的呼噜声里偷出了被它掳去的小女孩儿。

等我带着人再去找这个洞穴,想杀山姥的时候,却怎么也找不到了,山姥是当地人的称呼,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,现在也没搞清楚。

我也能接一些取人性命的活儿,要知道一个神偷能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偷出他贴身的东西,想取其性命,实在太简单了,高端贼和杀手的区别,仅仅是报酬多少的问题。

雇佣杀手往往会留下痕迹,但雇佣一个神偷,连痕迹都留不下!所以神偷的刀头钱(买凶款)比杀手高得多。

我接活范围仅限于旧江湖上的遗老遗少,也就是留存至今的暗三门,他们都通晓物类感克之理,会很多让人瞠目结舌的江湖秘术,我亲眼见过一个老头儿折了个纸桥架在河上,赶着驴车过了河,还是那句话,民间有高人!

暗三门里恩怨不断,血雨腥风,能在暗三门里挂号接刀头活儿,需要有超高的手段,普通杀手不等挨近对方,人家就一阵黄风卷地走了,随后忽然出现在杀手背后,一击致命。

不过偷终究是本业,我曾在西山堰二马桥,偷过被鬼附身的人!窃得一柄邪灵伞一枚求雨钱还有一张烈火斜纹布,撑起邪灵伞来,人就会消失不见,求雨钱仍在空中喊“天玄主物”,天就会下雨,用烈火斜纹布擦拭任何东西都会起火。

当然了,这是我进入暗三门之后的事情,一开始,我确实做过几年市井小贼,抢过贼道地盘,混过贼老大,但有句话叫盗亦有道,我也不是随便偷人东西的,得讲个偷缘。

小偷这一行,和别的行当不一样,别的行当都是徒弟找师父,而小偷这一行是师父找徒弟,没有哪个人从小立志当小偷,都是被逼无奈。

我之所以成为暗三门里一代神偷,要从封存至今的一起灵异事件说起。

1986年,我十九岁,在老家巢泽县城读高中。

巢泽是传统贫困县,经济落后,信息闭塞。

我家是农村的,那年月经济条件很不好,每周背着玉米饼子去上学,学校食堂的大锅,可以免费给热干粮。

村里条件好一些的人家,会给孩子用油炒点咸菜带上,吃的也是白面和玉米的混合面,口感和营养比我纯玉米面强的多。

我只能从家里的咸菜缸捞一条老咸菜带上,油花是见不着的,记得有一周我过生日,我娘给我带了小半壶酱油底子,我在玉米饼子上挖个小洞,倒一点酱油,吃的狼吞虎咽,就算改善生活了。

然而与我们农村穷苦学生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县城里的学生,他们的父母大都是有正式工作的,穿着打扮跟我们简直有天壤云泥之别。

我们衣服上补丁摞补丁的时候,县城里的子弟已经流行穿皮夹克和喇叭裤了,那时候还不流行港式大分头,时兴把头发烫成了小细卷儿,一个个戴着蛤蟆镜,和他们站在一起,我自卑感油然而生,上到高三,我都不好意思和这些人说话。

正因为如此,我常被挤兑欺负,且敢怒不敢言。

县城的同学当中,唯一一个和我交往的,是个女生,叫林楚微。

她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班花,不过她不喜欢张扬,平时话很少,少到三年来和她说过话的同学都不多,她只喜欢躲在一个角落里静静的看书。

我很幸运,和她有共同的爱好,那就是看闲书,只要不是课本,基本什么都看,我穷,没钱买书,她父母在县城新华书店工作,可以偷偷借出很多书。

于是有一天,我趁着中午教室里只有我们俩人的时候,壮着胆子向她借了本书,是王国维的《人间词话》,当我说出书名的时候,埋头看书的林楚微漫不经心的看了我一眼。

就这一眼,让我铭记终生,那双美目,如烟波浩渺的秋水一般,直击心灵,第一次近距离看她,才发现她美的无法形容。

她是个孤傲的人,以为我和那些无聊男生一样,只为找个理由和她搭讪,就冷冷的说:你知道人间词话是写什么的?

说罢又埋头看她的书,那是一本《尺牍集萃》,专门讲古人信札的。

我用很低的声音说:西风残照,汉家宫阙……

李白这句词可谓人尽皆知,但在1986年,还是纸质传媒的时代,偏远的小县城中学里,能知道这句词已是标准的小文青了。

林楚微听了,猛然抬起头,眼神里略带一丝惊喜,有一种找到同道中人的喜悦,冲我微微一笑,那是我第一次见她笑,此前从没见她笑过。

她看了我几秒钟,看得我手足无措,才慢慢说道:明天下午放学,你在学校西墙边人防入口那里等我吧。

我们学校的西面是操场,操场的西面有个人防地下工事,是当年“深挖洞”的遗留产物。那里人迹罕至。

精选推荐
阴司有旨

阴司有旨

骑马钓鱼

连载中· 22.81万

爷爷临终前给了我一个奇怪的账本,第一页便是“阴司留档”四个诡异大字,上面的账目也不是钱财,而是“命”,我拿着这个奇怪的账本帮着爷爷收账,还账,我仿若成了行走人间的生死判官,冥冥中一切皆有旨意……

最后一个寻宝人

最后一个寻宝人

吉小仙

连载中· 54.81万

八十年代末,谢老道后人经营的觅宝阁走上正轨,店老板小五无奈于丢失了仙宝录,后由黄面姥姥事件引发四大民国奇人的宝藏,继而探究济世天尊谢老道当年一生追寻的秘密 大兴安岭深处的诡异阳宅为何建在辽妃墓上? 蓬莱仙楼的无根墓中仙乐为何能响彻数百年? 龙口老天尊的遗体为何不灭不腐,云梦仙泽竟然真的存在于世? 且看谢老天尊的后代寻龙翻江,一一解开谜题。

我有一座黄泉书屋

我有一座黄泉书屋

虾米

连载中· 34.74万

一家名叫黄泉书屋的书屋,白天服务于活人,晚上服务于黄泉路上的亡灵。   有人见过鬼,说鬼恐怖。   有鬼见过人,都说人心毒。   长夜漫漫,唯鬼作伴……

乡村诡术

乡村诡术

夜雨风声

连载中· 23.54万

爷爷为了一本风水秘术,将我嫁给了一具女尸。为了活命,我答应了女尸三个无礼的要求,为此,我走遍大江南北,见到了无数神秘离奇。 鬼村百年不凋零的哭声:苗疆虫谷常年不绝的啼鸣;昆仑雪宫生死门后王座上的神秘身影……

天字第一當

天字第一當

骑马钓鱼

连载中· 604.59万

一家白天看着平平无奇的当铺,却有一个奇怪的规矩,凡是典当物品,或者购买绝当物品的客户,都会免费送上他们一卦。 而最奇怪的是,这家当铺,一旦到了午夜,就会迎来“光怪陆离”的客人们…… 亲们可以关注下我的抖音号:骑马钓鱼本尊 亲们可以关注下我的微博号:骑马钓鱼本尊 有惊喜哦

寻龙天师

寻龙天师

风尘散人

连载中· 721.13万

“天狗起于垒土,而坠于残霞,天际殷红如血,吉星退于虚无。 苍茫间,一人蹒跚前行,筚路蓝缕,一步一喋血,只余一株荼蘼在身后凋零。” 这是一则无人能解的谶语,可有人说,这是我的命。 还有人说,礼官横涉阴阳,精于墓葬,蒙蔽天机,古之贵人皆葬于其手,以荫后人,终不得好死,我亦难逃。 可是,我不服……

见鬼了?还好阎罗是我爹

见鬼了?还好阎罗是我爹

大大大王

连载中· 215.99万

他,是阴阳行走使,他,是地府后台最硬的男人,他就是秦白,虽然不入地府,地府中却有他的传说,十殿阎罗九个是他干爹,还有一个是……

阴阳鬼当

阴阳鬼当

肥出骨气

连载中· 225.73万

继承祖上传下的当铺后,我遇到了传说中的‘鬼当’,自此收到许多诡异物件。 隐含怨气的金手镯,半夜自己响起的灵异手机,饱含煞气的狗牙项链……。 借助家中神秘骨书,一一解决了诸多问题,而我……也变得更以前不一样了。

道子

道子

净明乔

连载中· 26.24万

我叫林北玄,当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,我已经死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