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迹小说
首页
书库
排行榜
作家福利
登 录作家专区

雁回

雁回

雁回

作者: 柏林少女
连载中古典架空古代言情

31.55万 字   |71人 正在读

最新章节:第147章 质问|更新时间:2024-05-23 22:16:38

作品简介
目录 (147章)

上一世海毓惨遭灭门,惨死断头台。 重活一世,海毓终于明白,云游四海的谪仙客救不了海家。 朝堂党争不断,海家早已入局。 他得站出来,他得一脚踏进肮脏阴暗的望都官场,他得以身做盾挡住看不见的刀枪剑戟,他得让自己成为望都最快、最好、最锋利的刀。 天边心胆架头身,欲拟飞腾未有因。 万里碧霄终一去,不知谁是解绦人。 海毓想,他终将会亲自斩断脚下的绳索,从困住自己的滩涂中飞起来,青云直上,扶摇三万里! 寡言闷骚×意气风发 赵楹×海毓 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
第1章 刑场

海家倒了。

这个在北周朝廷上历经三代帝王的清流门第,一夜之间满门获罪。

恰逢隆冬,暴雪纷飞。

呼啸的寒风从望都城刮过,西门菜市口人头攒动,百姓们全都挤在刑场外交头接耳。

“听说海家全都下了大狱,死的死流放的流放。”

“是啊,这几天刑场上的血就没干过。”

“要我说啊,就如今的海家,做老子的贪污受贿结党营私,做儿子的游手好闲纨绔风流,活该落到今日这样一个满门抄斩的结局!”

暴雪之下,海毓被拖进了刑场中,他穿着单薄的囚衣,脚下戴着镣铐,披头散发狼狈落魄,神情麻木。

连日的折磨已经让他形销骨立瘦骨嶙峋。

有人往他身上扔烂菜叶子,骂着奸贼误国。

海家簪缨世家,他曾祖父为一代帝师,再之后更是接连出了两任首辅,到如今的海家家主——也就是他的父亲海清风,虽未官至首辅但也是从一品礼部尚书,身居高位。

怎么一夜之间就都变了啊?

监斩官冷笑站在他面前,低头,嗓音阴狠毒辣:“海毓,礼部数十名大人都卷入了科举舞弊案,你难道不想知道,如今为何只有海家一门抄家获罪满门吗?”

“当日您得罪掌印,可曾想过今时今日大祸临头,整个海家都会因为你一个人而遭此大难。”

“哦,对了,忘记和您说了,昨日海大人也是在这里受的刑,砍头的时候那把刀有些钝,刽子手第一刀砍偏了,海大人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,才血尽而亡……啧啧啧,那场面,别提有多漂亮了!”

海毓猛地抬起头来,眼眶赤红,挣扎着想要起身:“狗贼,我要杀了你!”

站在他身后的狱卒抬起手中长棍,一把砸向了他的后背。

噗呲——

海毓被一棍打倒在地,心头血吐了一地,后背火辣辣的痛。

监斩官抬头看向围在刑场边上的百姓,扬声道:“海家欺上瞒下、愧对陛下宠幸,今斩头示众,死有余辜!”

望都百姓紧跟着怒骂。

骂他们海家搜刮民脂民膏,欺压百姓,枉为人臣。

海毓恶狠狠地瞪着底下的百姓,嗓音嘶哑:“崇德元年,密西吐蕃来犯,是我大姐夫死守边境,身中数十箭,以命守城才护得北周安宁!崇德二年夏,望都大旱,是我海家带头开仓赈粮,才换上万流民得以安家!崇德三年,南地书生闹事,是我父亲亲下湖州安抚闹事书生,此行我父差点命丧江南,才得以平息书生怒火!”海毓一边说,一边质问望都百姓:“你们凭什么、凭什么如此说我海家!”

是这个北周、这个望都烂了!他海家何错之有!

想他海毓这一生,鲜衣怒马肆意风流,看不上望都文官的蝇营狗苟,不屑为官,到头来竟死于党政之下。

实在可笑!实在荒唐!实在可恨!

监斩官冷笑一声,转身来到监斩台上,高声喝道:“海家海毓,收受南方书生贿赂,撺掇尔父科举舞弊!时辰已到!”

“斩——”

“苍天可鉴,今海氏一倒,放眼朝堂,皆为阉人幕后黑臣,再无一清白人!”

海毓拼尽全力说完了最后一句话,刽子手手起刀落,疾风朝他脖颈处扫来。

不甘心!

不甘心!

海毓的脑子里面装满了悔恨与愤怒,眼前陷入一片昏暗。

外头传来烈烈风声,被噩梦魇住的海毓浑身发抖,脸上满是泪痕。

“狗贼!”

海毓猛的睁眼,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脑袋疼的好似要烧着了,海毓坐在床上茫然四顾,眼中的猩红还未褪去,望着干净清幽的房间,一时间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。

屋外游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紧闭的屋门就被人一把推开了。

屋内一灯如豆,海毓眯着眼睛有些看不清来人,但在闻到熟悉的沉香味后,他眼眶刹那间红了。

只见海毓一把抱住来人,“爹!”

“喊什么,你老子没死!”

海清风一脸不满地望着海毓:“大丈夫顶天立地,哭哭啼啼像什么话!”

海毓抓着海清风的手不肯松开,他低着头,眼泪一颗一颗砸在了海清风的手背上,他没死!他竟然没死!

巨大的欣喜几乎要将他吞没。

行刑前的悲痛历历在目,死前的痛苦和悔恨海毓忘不了,当日临死前,自己只恨年少轻狂,看不起朝堂上的蝇营狗苟,到头来海家倾覆他连半分力都出不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海家被抄、族人流放。

海毓不怕死,可他怕极了那种无力回天的绝望和痛苦。

可他竟然回来了!

“行了行了,从前挨家法也没见你这个臭小子哭成这样!”

海清风见海毓哭得止不住地抽搐,实在是有些无奈,他看了眼侯在边上的小厮空青,轻声问道:“你家公子这是……从寻春台回来后就中邪了?”

见空青也是一脸呆滞,海清风叹了口气,道:

“昨日家法罚你,实在是因为你在寻春台中下了尤春的脸面。你不愿做官,为父也不强求你,只是如今朝堂局势复杂,宦官势重,尤春作为司礼监掌印更是只手遮天,你在这个关头与他发生争执,我若不罚你,明日朝堂之上若有人参为父纵容逆子胡作非为,那才是给海家惹了大麻烦!”

海清风就海毓这一个儿子,其妻生下幺子后没多久便病逝了,这么多年海清风始终不肯纳妾,足以见他对亡妻情深,以及对海毓的珍爱。

海毓天资聪颖却不愿做官,海清风也不强求他,任凭海毓三年五载的在外游历,从来没有责备他分毫。

海毓听着父亲的话,混乱的思绪突然被他抓住了重点。

前一世,崇德三年冬,他刚从隐山书院回望都过年,就得罪了司礼监的公公尤春。

现在是那时候?

见他终于不哭了,海清风才放下心来。

他拍了拍海毓的肩膀,“行了,既然醒过来就安生在府里头待着吧,爹昨夜罚你一通,想来朝堂上也没人会弹劾咱们海家了,这两日便别出府了,省的再遇见司礼监的公公。”

海毓低眉顺眼地听着海清风的嘱咐。

是没人弹劾了,但那是因为“纵容逆子胡作非为”的罪名太轻!

如今的朝堂司礼监独占半边天,崇德帝宠信身边的宦官,海家在这个关头得罪了司礼监,因此成为众矢之的,多少人想要踩海家一脚,好向司礼监邀功。

海毓记得清楚,崇德四年春闱时,父亲是崇德帝钦点的正总裁,科举舞弊案一出,轰动北周,海家首当其冲。

抄家、下狱、流放、砍头,短短两个月,门生遍布北周上下的海家就此大厦将倾。

海家灭亡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海毓都记得清楚,他擦干净了眼底的泪,抓着父亲的手,苦口婆心:“爹,您辞官吧!”

“为父今日心情好,别逼我揍你!”

海清风要不是看海毓受了家法大病初愈,他必定要揍他一棍。

从前只是自己不愿做官,现在好,还要拉着他老子一起辞官!

海清风气冲冲地离开了屋门,临走前还不忘嘱咐这两日必定不要惹是生非,好生过完这个年再说。

屋内又恢复了冷清,海毓站在窗边,重生而来的喜悦渐渐被眼前的困境取代,他眉头紧锁。

父亲不可能辞官,既然辞不了官,他坐在礼部尚书这个位置上,明年的春闱必定躲不过去。

春闱避不开……

海毓深吸一口气,既然避不开,那就他娘的不避了!

距离春闱还有三个月,海毓就不信了,难不成他拼上自己这条命,还找不出一个救海家于水火的法子!

精选推荐
高端局!玄学大佬被迫选妃

高端局!玄学大佬被迫选妃

四叶草

连载中· 145.37万

玄学大佬苏芊洛一朝重生,成了苏国公府天煞孤星的真千金。 无奈假千金人美声甜才华横溢,将苏家上下哄得团团转。 苏老夫人:你妹妹身子弱,受不住摄政王的煞气,选妃你去。 苏国公:你妹妹京都第一才女,你出门尽量少开口,免得丢她的人。 国公夫人:你一回来,就抢了你妹妹嫡长女的身份,对她好点怎么了?太子约你,让你妹妹去…… 假千金:纵使你是国公府血脉又如何,这国公府不一样是我囊中之物! 苏芊洛:笑死,一个气运到头的破落国公府,谁爱要谁拿去! 摇身一变,人人避之不及的天煞孤星竟成摄政王府团宠。 驱邪祟、除恶鬼、堪风水、布灵阵…… 卜卦问医,武绝天下…… 摄政王笑眯眯:我家小王妃,实在是过于能干了些!

南宋有金枝

南宋有金枝

姜莱-奇迹小说家

连载中· 99.28万

时空交错,现代女碰到了自己小时候就开始供奉的那个古人。 她说:起初我并不想跟这个让人血压蹭蹭的小南宋有半毛钱关系,就想看着赵彥怎样结束他含恨的一生。后来我只想留下,倾尽我毕生之力,只为在笔墨上给他战一场方寸之地!

重生之嫡长女帅炸了

重生之嫡长女帅炸了

十四晏

连载中· 287.46万

【女强+家国仇恨+男主重生】“报!八月十四,东陵国八万将士被困阴山,全歼!”一封染血的家书,白家男丁十一人,全灭。那一日,白明微,白家嫡长女。她摘了簪环,卸了红妆,身披战甲,背棺出发。前方是十死九生的战场,可她却必须去。因为——她要为战死父叔兄长,争取该得的哀荣。也要替这活着的满门妇孺,挣出一条生路!

绝色毒医王妃

绝色毒医王妃

蓝华月

连载中· 1306.27万

穿越而来,她自带防毒雷达。哔哔——啥?姨娘凶狠,外加蛇蝎庶妹? 哔哔——呀!包办婚姻,老公还看不上她?没关系,凭她超高智商,灭杀渣渣只在转瞬之间。绝色容颜,吸引狂蜂浪蝶无数,人气爆棚,神马皇帝亲王,都是裙下之臣。“你是我的女人!”凭啥?有发票么?有信誉卡么?“你肚子里的娃,是我的。”靠!居然被人先斩后奏,扛进了皇宫。 说好的翻手为云呢?说好的覆手为雨呢?都给本妃还回来!

将军,夫人又逃了

将军,夫人又逃了

倾末恋

连载中· 173.67万

一朝穿越,成了被渣男休弃,她只想努力搞钱,发家致富!偏偏麻烦一再上门,逼得她撸起袖子,手撕极品渣渣!不曾想那个一再救她于危难的男人,始终在背后默默为她保驾护航。她一咬牙,一跺脚,嫁了!本以为嫁了个老实人,没想到将军人前老实本分,人后如狼似虎!表示,她不伺候了!包袱一卷,赶紧跑路!将军看着那包袱款款的女人,温柔一笑:娘子,哪里逃?

八零军婚,黑心娇娇赢麻了

八零军婚,黑心娇娇赢麻了

盈语

连载中· 239.86万

【八零+军婚+养崽+日常+先婚后爱】 被父母安排好一切,准备好好享受人生的都市白领宋青青,被一场车祸撞到了八零年,开局有点不妙! 一睁眼就喜当娘,还被安上毒死儿子的罪名! 被丈夫继母虐待、继弟侮辱? 还被抢走丈夫死去的抚恤金? 连男人手都没摸过的宋青青表示头大。 但既来之则安之,宋青青绝不会做这个冤大头! 她诱导婆婆主动分家,暴揍猥琐男,眼看就要带着儿子走上富强之路,海龟、官二代、富二代,越来越多优质青年围着她转! 她那个军人老公忽然回来了?? 听说当兵的都是冷硬糙汉,但为什么她根本没见过几面的丈夫,化身小狼狗,日日夜夜要老婆贴贴? 某男人:“我身强体壮腰力好,钱都给你,家务我包,今晚可以睡床吗?”

算命吗?战神夫人超准哒

算命吗?战神夫人超准哒

洛澜

连载中· 214.61万

(同名有声小说已于喜马拉雅上线)虚中观那个小仙姑要下山嫁人了,夫君是皇朝第一战神-明玄夜。 宁仙仙:好耶! 师父再也不用担心我吃了上顿没下顿了。 传说将军身高八尺,五大三粗,面容丑陋,生性残暴,还喜欢吃人…… 嘤嘤嘤! 现在悔婚还来不来得及? 新婚夜,将军看到一张戴着单边黑眼罩的脸。  “不好意思啊!我左眼能见鬼,怕吓着将军您!” 将军:……? 难道不是你现在这样更像鬼? 婚后,看着面前清汤寡水的粥。  怒!肉都不舍得给她吃,太过份了!! 气冲冲去找将军,却见他面前也摆着一大碗清汤寡水的粥…… 有的人,嫁人后过着锦衣玉食,出门有二十几个丫环伺候着的腐败生活。 有的人,明明做了将军夫人,还是得算命观星,起卦看风水,继续当神棍!  

直播算命太准,全网蹲守吃瓜

直播算命太准,全网蹲守吃瓜

荷衣

连载中· 106.36万

【玄学+直播+爽文+悬疑+脑洞,感情线弱】修仙界满级大佬渡劫失败,穿成被渣男骗钱害死的小可怜。为了生存,桑非晚开始直播算命。屌丝问:“我什么时候能和女神结婚?”桑非晚:“你以为的女神其实是个抠脚大汉。”第二天,新闻就爆出了某猥琐男乔装女性网络诈骗案。富二代跑来踢馆:“算算我下顿吃什么,算不准就滚出直播圈。”桑非晚:“吃翔。”网友们哄堂大笑,坐等桑非晚打脸。结果……成功吃翔的富二代输的心悦诚服:“从今以后我认你当祖奶奶,谁敢惹你,我用钱砸死他!”一段时间后,桑非晚在某综艺和渣男前男友狭路相逢。前男友说:“你又想蹭我的人气,不要脸!”已经是顶流的桑非晚轻蔑一笑:“我掐指一算,你很快就要塌房了,有多远滚多远!”

团宠崽崽三岁半,我是万兽小御神

团宠崽崽三岁半,我是万兽小御神

鲸玉是条鱼

连载中· 117.42万

穿成农家养女的嘉宝儿,家里穷得都要吃不上饭。嘉宝儿:不怕不怕,我是天界小仙子,有我在,吃饱饱。然后,大哥:娘,我挖了一株人参!二哥:娘,这野猪自己撞上来的。村里人都说嘉宝儿家转运了。欺负娘亲的坏蛋莫名其妙磕掉了门牙,野兔子自己把自己撞晕在哥哥的筐子上,还有抢着往娘亲眼前飞来再也不走的野鸡……最要命的是,嘉宝儿竟然是皇家公主。天啊,皇兄们争先恐后要宠她……